乱码的云芽

热爱维勇和哈蛋的糖,坚定不移的爱着HKR!

【大圣】无题(只是以大圣的视角写了些心理

*第一次在LF发文的云芽
*其实是大圣上映的时候写的
*以及我依旧还没写完
*觉得也许发上来一部分就有动力了的我(哭


他已经被封近5五百年了。
待他出去那日定叫那如来老儿好看——这一念头支撑了他五百年,五百年的寒冷和孤寂。
“哗••••••”。
什么声音?有人?谁会来这?如来?啥情况?
在他为这五百年来第一次听到声响而迷茫时,他一周围的寒冰开始裂开了纹路,清脆的声音不断敲在他耳边。
寒冰碎了。

他毫不犹豫的从寒冰中跃出。
哈哈哈!五百年了,俺困在这五百年!今日出来,俺老孙必将再次大闹天宫以报这五百年的恩怨!
.......然后他又被碎石重新压了回去... ...
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
日!!别让俺老孙知道是谁干的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面无表情(实则抓狂)的快步走在前面,身后孩童哒哒哒的跑步声以及一声一声的大圣,只听的他心烦气乱!
“齐天大圣孙悟空!身如玄铁,火眼金睛!长生不老,还有七十二变!一个筋斗云呐就是十万八千里!”
对于小孩的赞美他毫无反应,直接掠过了站在石头的人。如今他法印未去,何来火眼金睛?何来七十二变?更别提筋斗云。
但是终于一心只想如何解除法印的他败给了那小孩的叽叽喳喳,他从未见过如此死皮赖脸,光靠说就能说完整部电影了......
他也好奇自己怎么不跑,如果他真要撇下这小屁孩,就算小孩再能跑,也不可能跟上他。
他觉得他应该直接把这个小屁孩揉成个球扔出去,或是把他扔近山下的河里顺着河直接漂远,总比在这里把他的脑仁儿吵炸的好。但现实是... ...
“巨灵神力气很大吗?” “......很大.... ......”他只能靠推倒一棵树来出气,然后继续听着小屁孩叽叽喳喳。
然而事实证明,小孩这种生物是不能惯的!
“四大天王是兄弟吗?”
“是姐妹!”
“哪吒是男的吗?”
“女的!”
“托塔天王有塔吗?”
“ 没有!”
“塔里有人吗?”
“哎呀,没有!”
•••••• ••••••
如果让他再来一遍,
他一定不会在被困在冰块中时把手伸出去!
他一定不会在被困在冰块中时把手伸出去!
他一定不会在被困在冰块中时把手伸出去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..............心好累orz .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为我为什么不拒绝江流儿的接近?
明明他只会叽叽喳喳拖后腿......

答案有很多。

他想,
或许是因为
五百年的囚禁
五百年的孤独
五百年的落魄
五百年之后他的救赎
五百年之后他所唯一拥有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哟,这不是被他一圈打下仙界的石怪嘛
“看见你孙爷爷还不让开!”他依旧嚣张的叫喊道。
之后石怪的辗压攻击让他认识到他的法力被封是个多么悲伤的故事
他已不是当年能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了,他模糊之中心里闪过这个念头,转瞬便被自己压了下去。开什么玩笑!就算没了法力,俺老孙照样能碾压一切!

成功把石怪收拾了一顿,还遇到了当年投错地的猪,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的,一行人就一块上了路
坐在窗户上看着已熟睡的江流儿,又抬头看看窗外一轮明月
一直这样子下去似乎依然挺好的。他这样想着。



“哟,这不是当年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吗?”
混沌一脚踩着他的头一边发出嗤笑,“怎么?法力全失了,反而陪小孩玩起过家家了,嗯?”
这厮混蛋!俺老孙非要撕了他!他不顾拷链对他的禁锢与混沌交起手来。
“如今竟还是将自己视为无所不能的大圣吗?在水里清醒清醒吧,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早在五百年前你输给了如来时”

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可他却丝毫反抗不了,人在冷水中浸泡着,脑子也十分清楚的认识到了,他似乎真的不是当年的齐天大圣了,如今的他这是一个没有法力,没有人识得一个泼猴罢了。这样的他又如何帮的了江流儿呢?
他承认了自己已不复当年,也承认自己对江流儿的重视
可现在的他恢复不了法力,也留不住护不住他的小孩...如此,便罢了吧


小孩哭着跑远了,老猪也在旁边数落他。他再次体会到脑仁要炸裂的感觉,比上一回还要痛还要令人烦躁。他干脆将自己重新扔回水里,他需要冷静,如今没有法力的他能做的只有冷静。
可,这又算什么呢?
小孩一直拿着的齐天大圣的玩偶竟顺着水流飘到了他的面前,他气恼的想要忽视,手却控制不住的想它伸去
啧!真是败给他们了!
俺老孙可从未如此在意过他人的看法,如今却受不了一小屁孩的眼泪。还有那该死的老猪,胆儿肥的竟敢教训他了!
他破水而出。
馄饨啊混沌,你说的没错啊,俺老孙确实是没了法力,但俺老孙就算没了法力,也能把这天戳个窟窿出来!!

TBC
江:想看游泳的猴子
猪:就是一团炸毛有什么可看的
江:......
孙:别理那个死猪!

翻出两年前的旧帐内心是崩溃的(哭)可是当时写的时候内心特别有感觉,现在去补反而内心一潭死水(抓狂! 于是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自己在LF上的第一个动态,玩LF其实一开始只是为了吃维勇的糖❤️

评论

热度(13)